首页 > 历史 > 抗日战争 > 正文

为什么每部抗日神剧中都有一个日军“中国通”

时间:2017-02-09 08:38:22        来源:环球网军事

在日本军队内部,"中国通"的定义有狭义和广义之分。广义上"中国通"是对中国有一定了解,能够对涉及中国的政治军事情报进行解析的军官。除了参谋本部中国课人员以外,日本驻华使领馆的情报武官以及驻华特务机关人员,都会被认为是日军第一流的"中国通"。日军中狭义的"中国通"还包括在中国活动的日本"军事顾问"。

1931年,"九一八"事变时的日军陆军省新闻班,查看地图的日军记者。

原载于《国家人文历史》2015年第20期,转载请注明出处

原标题:从无所不知到一无所知 抗战中的日军 "中国通"

近年来,国内反映抗战的小说和影视作品中,几乎无一例外都要塑造一个对中国了解比较深的大反派"中国通"形象。实际上,从19世纪末开始,日本军队尤其是陆军内部,确实有一群被称为"中国通"的军人:与其他日军军官相比,他们对中国的了解更为深刻,通晓中国军队的特点,了解中国政治人物的秘辛,他们中不少人曾在中国军界政界混迹多年,能够熟练地用汉语进行交流。

但是,到底什么样的人才能被称为"中国通"呢?

为什么每部抗日神剧中都有一个日军“中国通”

板垣征四郎(1885-1948年),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、陆军大学。1929年任关东军高级参谋,1931年参与策划九一八事变,因熟悉中国情况,在日本陆军中被奉为"中国通"

"大佬"级"中国通"成名于北洋时代

在日本军队内部,"中国通"的定义有狭义和广义之分。广义上"中国通"是对中国有一定了解,能够对涉及中国的政治军事情报进行解析的军官。抗战时期,侵华日军中有一大批中高级军官符合这样的条件。但是,真正意义上的"中国通",几乎都是在情报领域造诣比较深的日本军人。第一类是日军参谋本部中国课人员。这些军官在陆军士官学校和陆军大学学习时选修汉语,进入日军参谋本部后主要研究与中国相关的情报及战略战术。参谋本部中国课的滥觞,是明治时期"征韩论"和"征台论"催生的陆军省参谋局第二课,1916年,参谋本部在负责情报工作的第二部中正式建立了"中国情报担当课",这是一战后日本正式将下一步侵略重点放在中国的表现。

为什么每部抗日神剧中都有一个日军“中国通”

除了参谋本部中国课人员以外,日本驻华使领馆的情报武官以及驻华特务机关人员,都会被认为是日军第一流的"中国通"。名义上,驻中国的日本武官统一受日本驻华公使(1935年以后为驻华大使)的指挥,实际上,在中国活动的日本武官大多直接接受日军参谋总长的控制。除了先后在北京、南京和上海间迁移的驻华公使馆正式武官外,日军还在上海、济南、福州、南京、广州和汉口设立了专门的"特派武官",这些所谓的"武官"缺乏可靠的外交官身份,但在各自所在的区域拥有巨大的权力,甚至可以临时动员日本在中国各地的租界驻军。第一名驻中国的"特派武官"稻叶正夫,是在辛亥革命爆发后被日本参谋本部紧急派往上海的,他的任务,就是根据辛亥革命后的形势,协调日军当时在中国的驻军和其他军事人员。